昭阳党建网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昭阳党建网 >> 干部工作>> 干部监督>> 正文内容

浅谈组织部门如何加强对党员领导干部和领导班子尤其是主要领导的监督

作者:吴智慧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9年02月10日 点击数:

  组织部门干部监督工作是党内监督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干部工作的重要环节。做好组织部门干部监督工作,对于推进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提高党的执政能力,保持党的先进性,落实科学发展观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要充分认识加强对党员领导干部和领导班子尤其是主要领导监督的重要性

  先进性对于任何一个阶级的政党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对于马克思主义政党则更为重要,它是对党最基本的要求,是关系党安身立命最根本、最关键的问题,也是我们搞好党内监督的锐利武器,能否做到“三个代表”关系到党的前途命运,关系到中华民族的盛衰兴亡。

  各级党员领导干部的水平和领导班子特别是主要领导的决策水平直接关系到一个单位、一个地方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大局。领导班子成员作风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党和政府的形象。党的干部究竟怎样?群众主要是从党的干部身上来感受和评价的。多年来的实践证明,哪里的领导班子作风正、办事公,哪里的社会风气就好,经济就得到发展,群众就拥护。反之,哪里的领导班子的作风不好,哪里的社会风气也不会好,经济就难以发展,群众的意见就大。

  二、当前对党员领导干部和班子成员尤其是主要领导监督中存在的问题

  (一)有些党员领导干部尤其是主要领导被监督的意识淡薄。他们既不好好自律,在思想上也不愿意接受组织监督,视自己为不受监督、不被监督的“特殊干部”,甚至对党内监督有厌恶和反感情绪,千方百计地抵制监督。

  (二)是一些主要领导干部没有认真地贯彻执行民主集中制原则,在讨论重大问题时,不是充分发扬民主,集思广益,而是个人说了算,久而久之党委会的决议,代表的就是个别领导的意图。

  (三)规章制度不健全、不落实、监督失控。虽然绝大多数部门和基层都根据自身实际制定了一系列的制度规定,但仍不够健全,有的甚至滞后于新形势下改革发展的需要,不符合新情况、新形势,贯彻规章制度有一定难度,缺少可操作性,而实际存在的许多问题又没有明确的制度规定,界限不清,造成组织部门对领导干部的监督缺乏明确、具体的依据。

  三、存在问题的主要原因

  造成领导干部难监督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制度和体制方面的:一是在选拔干部方面,民主公开程度不够,缺乏公开、平等竟争、择优的用人机制,存在着“少数人在少数人中选人”等弊端,这样选拔出来的干部缺乏严格的党内政治生活锻炼,不懂、不重视党内法规,群众在干部任免中又缺乏知情权、参与权、选择权,导致自我监督和群众监督的虚化和弱化。二是监督制度本身存在缺陷,监督制约机制还没有完善,不利于监督。主要表现在现有的监督制度在实际工作中硬指标少,主要是建立在干部自律的基础上 ,只有当他愿意并能够自律时,制度的作用才能得到发挥,监督制度的刚性和强制功能差。如《关于领导干部收入申报制度》,完全是靠个人自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腐败分子是自己申报出来的。三是监督体制不顺。监督部门是在同级党委的领导下进行工作,没有相对的独立性和权威性,必然导致对领导干部尤其是主要领导监督乏力。四是有些单位党内生活不正常。民主生活会没有取到应有的作用,很少看到批评和自我批评,多是互相表扬和工作总结的生活会。由于同志之间很少真正切实地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班子成员间的监督行同虚设。
 
  四、进行有效监督的对策及思考

  对党员干部实行有效监督,离不开广泛的民主和批评。在新时期贯彻从严治党的方针,要以学习《监督条例》《纪律处分条例》为契机,结合执行《干部任用条例》等党内法规,切实做好新形势下对党员领导干部的监督工作,努力实现“五个转变”。

  (一)实现由事后监督向事前、事中、事后监督转变。要把事前、事中、事后监督有机结合起来,做到事前要“堵住”,事中要“卡住”,事后要“查处”,保持整个监督过程首尾有机联系,从整体上提高监督效率。

  (二)实现由“工作圈”监督向“工作圈”、“生活圈”、“社交圈”监督转变。工作时间以外的活动可以反映领导干部“德”的情况,而且“三圈”紧密相连、相互作用,“生活圈”内的不正常情况会影响干部权力的正常运用。

  (三)实现由注重查处惩治向经常教育、谈话诫勉,批评纠正和严肃处理转变。

  (四)实现由对领导干部个人监督向领导班子监督转变。要强化领导班子监督。一要完善决策机制,二要提高民主生活会质量,三要抓好监督制度建设。

  (五)实现由封闭式监督向开放式监督转变。

  综上所述,加强对党政领导班子特别是主要领导的监督,重在健全监督制约机制。一是充分发挥组织部门的职能优势,建立以组织部门为监督主体的“事前控制”机制,把关口前移,把监督的起点定位在主要领导的选拔使用上;二是加强制度建设,建立以民主集中制为主要形式的“事中约束”机制;三是理顺监督体制,建立以执法、执纪部门监督为主体的事后惩戒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