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阳党建网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昭阳党建网 >> 组织建设>> 党员风采>> 正文内容

大山深处铸师魂

——昭阳区大寨子乡水塘小学熊武才老师纪实
作者:陈 昊 文章来源:昭阳区教育局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7日 点击数:

  

就是那朗朗的读书声,穿越千山万水,唤醒沉寂的大山;就是那默默的奉献精神,饱含坚韧、智慧和爱心,让蛮荒的大山,开满了文明的鲜花——

    以蜗牛的方式传播文明

  “从家到学校一公里,从学校到家一公里。就这一公里陡峭崎岖的山路,常人只需走十来分钟,而一位残疾老师,每天必须走两次,每次却需要两个小时。于是,在大山深处的昭阳区大寨乡水塘小学,常常出现村子里的男女老少背这位蜗牛似行走、体重不足40公斤的老师到学校上课的感人情景……”。这是大寨乡中心校校长声情并茂地向我讲述大寨乡水塘小学熊武才老师的故事。说实话,对贫困山区教师艰辛工作、默默奉献、关爱学生的事我了解很多,他们背学生上课是师德、是职责、是爱心、在情理之中,听说过很多,可学生、老师、村民、甚至村里的妇女背一位几十岁的男教师去上课,那就既让人感动,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还从没听说过。一种对山区教师默默奉献的敬佩心情让我有了采访熊老师的强烈愿望。

  5月16日,我们从昭通城出发,驱车一百余公里来到风景秀丽而又山高坡陡、贫困落后的昭阳区大寨乡,在中心校几位老师的陪同下,我们沿着蜿蜒的山路向大山深处的水塘小学进发。天气炎热、山路陡峭、地势险要,每走一步都让我这个身体强健,能够吃苦耐劳的人深感艰辛。一路上,山里如诗如画的自然风光让我们心醉,另一方面大山的寂寞、贫穷和生存的艰难又让我们深深感叹!抬头随处可见白云深处有人家的景象,有人家的地方就有学生、有学生就要有老师,这也许就是教师这个职业普通和辛苦的特殊性。

  经过几个小时的艰难行走,我们来到了水塘小学,水塘小学坐落在半山腰的缓坡上,这里山高坡陡,却又山青水秀;贫穷落后,却又风景迤逦;地势险要,却又不乏热情释放;枯燥乏味,却又处处爱心绽放。学校新建已接近尾声,两栋小巧玲珑的教室和教师宿舍洁白无暇,在蓝天白云的大山深处显得格外醒目,成了大山里的标志性建筑,让人对山区的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水塘小学的杨廷恩校长告诉我们,水塘小学是大寨乡铁池村的单小,学校现有158名学生,12位老师,由于学校新建,目前老师和学生都是租民房在村子里上课,师生们虽然艰难,但大家看到新学校快建成了都非常的高兴。这里虽然贫穷,但村民历来都非常重视娃娃读书,对老师都是发至内心的尊敬,分来这里的老师都十分敬业,由于学校历年来教学质量好,附近炎山乡的学生都有几十人来这里寄读,学校的教学质量在全乡历年来都是前三名。我告诉杨校长,我们来主要是想了解熊武才老师,要他领我们去熊武才老师家去看看。提起熊武才老师,杨校长深情地对我们说:“熊武才的确是一个让人佩服老师,腿残了这么多年他从未耽误过一节课,工作量和其他老师一样,甚至做得比其他人还多。多年前,大家老师看到他上课的艰难,都说愿意多上几节课,让他休息算了,可他坚决不同意,我也多次找他说过,要他为学校打打上下课铃声就行了,为此他还说我们小看他,我们只能尊重他、理解他。20多年来他硬是拖着残退像蜗牛一样走上讲台,传播文明!

  用爱心撑起山区教育的一片蓝天

  第一眼见到熊武才老师,着实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在我的想象中,熊老师一定是一个身材矮小、枯瘦如才,满脸沧桑、被大山和病痛折磨得变了型的农村老头形象。而亲眼见到熊老师,他比我想象中要高大得多,头戴一顶灰色单帽,身穿一件洗得发白的灰色西服,给人的感觉是朴素精神、清秀儒雅,若不是我们的到来使他激动不已,几次想拄着拐杖站起来与我们打招呼却力不从心,还真让人怀疑他不是个残疾人。这第一印象就让我的心里感到安慰,也让我们的交谈变得轻松自然。

  熊老师今年56岁,教龄已有36年,他出生于教师家庭,父亲熊文升是水塘小学的创始人,父亲为村里的孩子有学上、有书读操劳一生、奔波一生、辛苦一生、奉献一生,为此也成为村里威望最高、最受尊敬的人,曾被国家教委授予“全国优秀教师”称号,授予全国优秀教师奖章。在父亲的熏陶下,熊武才从小就明白知识改变命运、读书可以让山里娃娃走出大山的道理。在村里的同龄人中,熊武才特别懂事、勤劳善良、文明礼貌、聪明好学。1972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昭通地区一中上高中,成为大山里飞出的金凤凰。当他第一次走出大山来到城里,面对五彩缤纷的世界,熊武才眼里蓄满了激动泪水,看着宽敞平坦的柏油马路,满街的高楼大厦,来来往往的大小车辆,想想大山深处的贫穷落后现状,熊武才眼里充满酸楚。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熊武才的心灵深处埋下了一颗改变家乡落后面貌的种子。1974年,当山沟里的映山红如火一样燃烧的季节,熊武才高中毕业回到山里,成为全村子第一个有高中文化的人,子承父业,他顺理成章地接过父亲的粉笔,成为水塘小学的代课教师。

  年轻时的熊武才老师身强体壮,多才多艺,豪情满怀,一心要用自己的知识和智慧教好学生、传播文明,为山区的孩子撑起一片希望的蓝天。为动员学生入学,熊老师跋山涉水流过血;为教好每一个学生,他着急得流过泪;为守护好破旧学校,他和学生背来石头,烧成石灰加固教室,粉刷墙壁;为师生的娱乐活动他和同事自制乒乓球桌、篮球架;为让学生学得好、留得住,他用微薄的工资为学生垫付过多少书本费……

  在生活中,熊老师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弟弟妹妹,他经常和学生们一起学习,一起游戏,对学生既有弟兄姊妹般关爱之情,又有老师的严格要求。在教学中他认真琢磨教学方法,虚心向其他教师请教,他讲课既注重传授书本知识,又重视培养学生的兴趣,总是深入浅出,生动活泼,风趣幽默,深受学生的欢迎。一年年的班级评比印证,熊老师所带的班级每次都被评为优秀班集体,一次次期末考试证明,他所教的学生成绩总是让学生高兴、家长满意、同行羡慕。就这样,熊武才老师用自己的勤劳、智慧和爱心为人师表、教书育人,满怀信心地为大山深处的孩子们奉献着青春和热血。

  跪下去的是残疾的腿,站起来的是伟大的人生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89年3月,身体一向强健的熊武才老师,突然感觉自己腿部出现疼痛、麻木现象,可生性乐观的他认为这不过是每天站立上课时间太长的原因引起的,吃点草药就会慢慢好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时间不长,熊武才双腿渐渐无力,走路疼痛难忍、开使出现肌肉僵硬萎缩现象,这才让家人和同事们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坚决要他到城里的医院去治疗。可熊老师说:“一是到城里医治钱从哪里来,每月20多块钱的工资够干啥!二是山里没教师,如果他去看病,他教复式班的两个年级的学生没人上课啊!”就这两条看来似乎简单的理由,使他放弃了到城里检查医治的最佳治疗时间,坚持用山里草草药慢慢医慢慢拖。好汉怕病磨,就这样,身强体壮的熊武才老师渐渐变成了步履艰难、双腿无力的残疾人,那时他才三十多岁,正是人生干事创业的黄金年龄!

  在以后的几十年里,熊武才老师站立只能靠双手紧紧拄着一支拐杖支撑身体的重量,平路还可靠双手的力量拄着拐杖慢慢挪动,上下坡每走一步路,都必须以拐杖为着力点,左脚往前挪一小步,然后靠双手拄着拐杖的力量支撑身体前倾,身体前倾和地面平行后,再慢慢挪动右腿前移。常人走一步是一个动作,熊老师走一步是四个分解动作;别人走一步腿轻松一抬干净利落,熊老师走一步手脚并用全身用力并且拖泥带水。从熊老师家到学校大约有一公里,全是60度左右蜿蜒崎岖的山路,就这一公里的路,熊老师每次足足需要两个小时。

  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让人想象他每天在那段山路上艰难上下的样子,当我们亲眼目睹了让熊老师走几步让我们看看时,他的几个全身用力的分解动作让在场的人提心吊胆,其痛苦样子和艰难程度,完全是一种残忍和悲壮,让我们的心里充满了疼痛、怜悯,而更多的是敬佩。当时我想,假如熊老师双腿有力,爬着走也远比他这样轻松,至少爬着走还有稳定性。可熊老师就是这样摇摇晃晃坚持走上讲台20年余年啊!

  铃声一响,手里提着课本和教案、潇潇飘逸、大步流星地走进教室,然后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声情并茂地传道、授业、解惑,这是老师们的常规动作。熊老师上课的情景我没有亲见,更不忍心让他再上一堂课满足我们了解他上课的艰难情节。他的学生魏官权告诉我们:“熊老师上课是靠拐杖、墙壁或讲桌支撑着身体,春夏秋冬每上一节课都是汗流浃背。他的课风趣幽默,学生们都爱听,有时讲着讲着,讲到让他陶醉时候,他就脸上溢满笑容,想和正常人一样手舞足蹈,结果一不小心就摔倒在讲台上,同学把他扶起来,他像没事似的,又开始给我们讲课。他教我们时昏倒在讲台上的次数我都记不清了,可每次都是第二天他又按时来上课了。看他站着讲课太辛苦,同学们都要他坐着讲课,可他还说坐着讲课不来劲,又不好写黑板,总是讲着讲着又撑着站起来。他上课是在用心血和汗水传授书本知识,更重在用坚韧和毅力以身作则传授做人的道理和艰苦奋斗的精神”。

  他的同事熊武松坦率地说:“说难听点,熊武才老师就是个要脸不要命的人,每上一堂课他都是用心血和汗水在教学生,我们看他这样拼命,都曾劝他休息!我们帮他去上课,可他不但不领情,还说这是他的本职、他的权利……,时间长了大家都明白,他是一个再苦再累也不服输的人,再苦再累也不愿麻烦别人的人……。”

  一个老师用“要脸不要命”这样的词语评价自己的同事,我当时心里感到极大的不舒服,但慢慢想来,人活一张脸,教师不也是因守护好教师职业这张脸面而显得崇高和伟大的吗!从某种意义来说,熊老师正是用坚韧和毅力维护好了教师称号这张脸,从而使人民教师这张脸显得崇高和光辉吗!

  从健康到残疾,我们不知他经历怎样的痛苦和打击!但残疾后的熊武才,20余年坚持拖着残腿到校上课,从未请过一天假,从未耽误过一节课,从未向领导提过任何需要照顾的要求,并且所教学科成绩在全乡总是前三名,这不得不让人对他的坚韧、意志、毅力产生叹服和敬重,也不得不让人产生疑问,是什么力量让他如此热爱自己的教学岗位,取得让很多正常人难以达到的教学成绩呢?

  我试图从熊老师口中寻找到答案。我对熊老师说:“现在的老师都很辛苦,城里的一些老师还抱怨说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工资领的还没民工多,还有的老师不想上课,健健康康还想办法请病假!在山区的很多老师更是苦苦盼望有朝一日能够调离大山,若让更多的人了解你的事迹,也许还会对一些人有启发和教育作用!你作为一名残疾人,国家养你是应该的,你悠闲地领着国家工资,谁也不会对社会的公平正义有意见!可你还是辛苦自己,坚守岗位,并且取得很好的成绩,这确实很了不起啊”!听我这么一说,熊老师有些激动,布满皱纹的脸上显得有些羞红,忙说:“我没什么!没什么的!我只不过是尽到了一位老师的责任。”接着,他又平淡地说:“其实我是这样想的,我腿残了,可我的知识不残,心不残,教书要的是脑不是跑,我是一位教师,工作岗位是讲台,我从十多岁教书,已经几十个年头了。我已经习惯了,只有在学校,上讲台,和学生在一起,我的心里才踏实,才舒服,才快乐;我的教学成绩还可以,主要原因是我双腿残了,不能外出游山玩水,呆在家又不能干其它事情,只能多看看书,多思考如何才能教好学生,再加之我每上一堂都是靠拐杖和双手撑着、或蹲着、坐着,甚至跪着上课,付出了比别人多的心血和汗水,学生被感动了,所以我教的学生都特别听话、特别懂事、特别勤学,学生成绩也就好了。其实,这么多年不是学校缺我这么个残疾老师,而是我离不开学生,我这人就这样,只要和学生在一起,只要站上三尺讲台,我便能感觉到快乐围绕着我、幸运围绕着我,什么音乐都没有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那样让我感到高兴快乐、让我明白活着的意义和价值。”

  我被熊老师朴实话语震撼了,这是一位把上课形成了习惯,把讲台当成了人生舞台,把教书育人当做快乐追求,把学生看得比生命还重的乡村教师!他让我对“师魂”二字有了更深更透的感悟!

  2009年10月16日,是熊老师不会忘记的日子。这天熊老师批改完试卷后已是下午六点,他一路上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由于天黑走得有些匆忙,拄着拐杖走了几十年,可以熟悉到每天准确地踏着自己脚印走的他,竟在距离家50米远地方从陡峭的山路上滚下十几米远,整个脸摔得血肉模糊,残脚再次严重受伤。还好老天有眼,被村里路过的李大婶看见,把他背了回家,捡回了一条命。这天让熊老师难过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自己再也上不了讲台为学生传道、授业、解惑。

  不能到校上课,离开学生,这让呆在家里的熊老师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和失落。没过几天,村里的学生偶尔会来他家里请教作业问题,这启发了熊老师,于是他要求学生和村民相互转告,学习有问题尽量来找他。渐渐地,每到周末,总有村里的学生三三两两的来找他问这问那的学习问题、作业问题,他又成了在大山深处义务辅导学生的教师。残疾老师在村子里为学生义务辅导,这在大山里又成了一种奇特的现象,奇异的风景。对此,他是这样说的:“学生来找我辅导,这是对我这个老师的信任,说明我教书的本事还可以,特别是让我又找回了和学生在一起的快乐,也让我这个领着国家工资的教师感到了心安”。心安是福,心安快乐,教师工作本身就是良心工作,假若每位老师都能真正做到心安,于教师何尝不是一种高尚的人生境界,于教育何尝不是一种美好的未来!

  一个好妻子就是一副好拐杖

  熊老师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这也是支撑他能够走过艰难,追求事业的一个重要原因。熊老师的家有80岁的老母亲,女儿已出嫁,儿子在城里上高中。妻子魏正美年轻时是邻村的美女,身材高大,衣着朴素,一看便知是位勤劳善良、知书达理、勤俭持家的乡村妇女。谈到家庭,熊老师感叹地说:“这么多年是贤惠的妻子用爱心、责任和体力几十年如一日支撑我的整个家庭。我的腿还没出问题时,家里的农活都是妻子一人承担,妻子要他把精力和时间多花在学生身上。双腿残疾后,是妻子经常背我到学校去上课,一般都是天气好家里农活忙,自己慢慢挪着去,农活闲、天阴下雨时妻子背着送我,为了我在路上少摔跤,妻子有时还忙里偷闲会去打扫从我家门口到学校的这段山路,有时用竹扫帚扫扫,有时捡捡路上的石子,时间长了,村民和学生都会自然地把那段山路上的石子捡开”。接着熊老师又满足地说:我现在的家庭是幸福的,我的工资供儿子上学,今后读大学都不成问题,妻子种花椒每年可卖五六千元够家庭开支,在村子里应该算中等水平,我是知足的了。说实话,这么多年如果没有妻子的照顾,我可能活不到现在,也不可能享受到那么多当老师的快乐,很多时候上厕所都是妻子背去背来的。看到我们默不作声,气氛有些沉重,熊老师幽默地说:“在这世界上,妻子背丈夫最多的可能就数自己的妻子了,找媳妇不要只图好看,要找个力气大点的才是福气!”

  幸福是那样的真真切切

  聊起所教学生是熊老师最大的幸福,每一名学生在熊老师心中,都会留下一份独有的地位。哪怕二十多年前的学生,他至今还能清晰地说出他们的名字,以及他们读书时的点滴故事。熊老师说:“雄飞飞是个野性十足的学生,胆子特别大,十多斤的蟒蛇都被他打死拖到学校吓同学,在学校调皮捣蛋数第一,学习经常是倒数第一,老师的话他是左耳进右耳出。一次我故意请他背我回家,留他在家里吃饭,我和他语重心长地谈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当我对他说,对待学习只要像我走路一样,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做起,就没有什么学不好的,他当时就流泪了,从那以后他就渐渐变得懂事和爱学习了,以后还经常主动背我回家呢,雄飞飞现在还读到四川电子大学了呢”!水塘历史以来第一位大学生是刘志荣,第二位是魏清发,扬治云在读研究生了,谁去哪里工作了,谁最近又和他联系了,他如数家珍。熊老师自豪地说,36年来,自己亲手培养了山里的大学生,全村60余人通过读书考取学校到外面工作,有的当了领导,有的成为单位的骨干。他们中的很多人家庭都十分贫穷,而通过读书,他们飞出了大山,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贫寒家庭的命运。当看到村民为修路积极捐款,为修学校主动让出自己的土地时,我觉得这是教育在这里起了大作用,它让村民们不在狭隘,变得文明,有发展眼光了!特别是看着一茬一茬的学生走出大山,有出息,这比什么都让我有成就感,让我感觉幸福是那样的真真切切!

  感恩的心让山村开满了文明的鲜花

  在整个采访中,熊老师始终快乐爽朗,幽默风趣,若不是让他走路,只谈工作和生活,会让人感觉他比很多健康人还健康得多,这一切来源于熊老师有一颗感恩的心。懂得感恩,懂得知足,人就快乐!熊老师说:“我从小就生长在这穷乡僻壤的大山里,当上老师,走上教学工作岗位,把劳动工具锄头换成粉笔,使我的身份发生了质的变化。1998年转正后,身体残疾的我每月还能享受国家发给的固定工资,我很感激国家对自己的照顾了。特别是这么多年还能让我拖着残腿坚持上课,使我能够和其他老师一样上课声情并茂,下课批改作业、辅导学生,能够享受到学生取得成绩后师生同乐的幸福。这些都是我的妻子、学生、同事和村民们经常背我上课,背我回家,让我有了成就感,让我享受到教书的快乐、生活的快乐!我从内心深处深深感谢他们,是他们使我的生命得到了延长。”

  我突然问熊老师,听说村里的妇女都会背你上课或回家?熊老师马上脸红地说:“这个千万别写什么啊!这是为我们教师丢脸的事情!村民们的热心帮助真的让我不好意思,可我很多时候无法拒绝她们的关心啊“!我说这不能说是什么丢脸的事,这应该是村民对你的尊敬,也是你得到的最高尚的回报!此时,一位叫杨胜英的村民插话说:熊老师的父亲是我的老师,我的两个娃娃又是熊老师的学生,熊老师是一个一心为了娃娃的好老师,看到他为娃娃们去上课走路困难样子,我都顺便背过他几回呢……!我说,你也能背熊老师啊!她爽朗地说:熊老师还没一包化肥重,背得动,她马上觉得自己的说法不当,接着说:熊老师一辈子对人太好了!他经常拖着残腿为了我们的娃娃,我们背背他是应该的,我们这里家家都贴着天地君亲师位呢!村民杨胜英的话让大家笑声朗朗,也让大家感受到了教师、教育在这里正潜移默化地引导村民走近了文化,走向了美好的未来。

  和熊老师告别时,我轻声问熊老师是否还有什么要求和愿望,意思是看我能否帮他做点什么!熊老想想说:“人到了这份年龄,要求没什么了!愿望嘛还是有两点:一是这些年我深深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成为一名党员一直是我最大的心愿,我早已写了入党申请,争取在有生之年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二就是我们的新学校马上就修好了,学校修好后请人背我去看看让我高兴高兴,这也是我今生最高兴事情”!那一刻,我望着熊老师,从心里涌上了真正的感动:真是一个痴情的老师!他的心里一定储满了对党,对教育、对学生、对家乡的爱,所以才能如此挚爱自己的工作岗位,挚爱自己的教育事业,挚爱自己的学生,挚爱自己的父老乡亲!要是我们的教师都能像他一样热爱自己的职业,热爱自己的学生,那我们的教育事业怎能不光辉灿烂呢!

  这样的人生可敬可佩

  大山深处,56岁、36年教龄,双腿残疾坚守讲台20余年,教学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村里很多两代人都是他的学生,所教学生有的成了大学生,还有的成了研究生,身体残疾从未报过国家一分医约费,从未向学校领导和教育主管部门提过任何需要照顾的要求,这也许就是熊老师平凡的一生。

  生命的价值在于奉献,残疾的熊武才硬是凭着他的毅力、激情和勇气,凭着他的善良、诚实和信念,凭着他的实力和成果,堂堂堂正正地成了学生爱戴、家长放心、领导满意、社会认可的好教师。

  大寨子乡中心校赵恒校长如此说:站着的人不一定高大,蹲下的人不一定矮小,站着做人,蹲下做事,这样的老师可敬可佩!这样的人生可敬可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