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阳党建网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昭阳党建网 >> 组织建设>> 党员风采>> 正文内容

小叔是基层的优秀共产党员

作者:刘启林 文章来源:昭阳公安分局纪委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6日 点击数:

    

  优秀党员一词,因小叔多次被各级党组织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就成了小叔的代称,村民们都称他为“老优秀”或“老支书”。今年为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90周年,经社、村、乡的评选,小叔又被推荐为基层优秀共产党员。小叔确叹了几天冷气,自言自语地说,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全村人民。

  小叔是优秀共产党员,是全村广大党员、群众评选的、肯定的,但也有人不认可,就说他的儿子良对小叔的行为做法就不理解。今年清明节我回家为已故的亲人扫幕,到了小叔家未见小叔,我就问小良:“小叔去哪点了”。我这一问,小良就说了一串:“去村上了。今早上热点饭吃后就去了。我昨天就跟他说,今天你们要来,叫他不要去哪点,他说:他们来他们的,明天你不上课,你在家就行了。明天要解决才老屋基才大有和黄才两家的事。大哥啊,你说我爹咋个了,当了一辈子的村干部还没有当够,还要当义务调解员。到村上给人家解决纠纷,拉点二胡呢只会拉《东方红》、《时刻想念毛主席》这些老歌,还要参加老年体协,人家给他点钱他还不要,还说他是有退休工资。你还不敢说他,你一说,他就说:我咋个了,我又没有做贼做盗,你还怕丢脸,你是老师,你俩是咋个教育人的。大哥啊,你说我爹他图啥子你说的话他听,那天斗头你劝他一下。”我听小良这么说,我心里也就象天空中云翻天覆去,我说:“没有必要劝了,只要他高兴就行了。”

  随后小良的媳妇小芝在隔壁说:“喊大哥他们吃饭了”,我们就从侧门过去刚坐下,小良就拿着一瓶盒装酒过来说:“我爹今早上出门去又转来说,你大哥好喝酒,你把严记者送我那瓶好酒找来,”话还没有完,小芝就接嘴说:“什么送的,当得买的,严记者以前来照雁鹅,认得爷爷喝酒,人家前年来拿两瓶酒送他,他硬是不要,人家说不大点事二十多块一瓶的,他硬拿了50块钱给严记者,还说你收钱我才收酒。严记者把钱递给干荣荣,老爷爷一把把钱抢去还严记者。等过几天,拿一瓶酒来吃,喝几口是,他说人家严记者哄他的,,这个酒是好酒。不了管哪点钱,人家吃亏了,那时严记者来,还要拿点什么给他,后来严记者就再也没有来了,这瓶酒就收起来了。还教记干勇勇家爹说:这酒不准吃,等到大哥二一天来了才吃。”我听这么一说,我就接过来看,一是瓶是九四年的四川全兴大曲,我就说“这酒是好酒,现年可能两佰块都买不着,今天小叔没有在也就不要喝了,等到二一次来小叔在又喝。”小良和小芝都说:“不怕得留点给他就行了。”

  下午,我们走时,小叔也没有回来,心里就象十五只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觉得小叔还在是记忆中的小叔。

  对小叔还有想法的,还有我二叔的儿子富富,他说小叔是“老古板”,还编了句顺话:“老古板,什么人都要骂,什么事都要管。”这话也不假。就说前不久,小叔到城里打电话说:“毛富富搬新房子,我认不得,晚上带我去他家”。小叔说:“毛富富”是我小叔的二儿子富富,现在单位任科长,我认得小叔又要找富富为民办事,我就没有多问。

  晚上,我小叔到富富家,说媳妇去出差了,姑娘在读大学。富倒了水,发了烟,小叔见富富今天发的烟是紫云,就说:“没有抽好烟啦”。富富:“头次抽包中华就被你骂了,还敢抽好的”小叔说:“烟是吃不饱的,过得去就算了,凭你的工资也只能吃得起这个。”富富又怕小叔说些什么话,就把话转到小叔身上说:小叔:这次进城来,又来为哪个人民服务?小叔说:我来香香家(小叔的女儿),他家小斌斌打球惯着,我看一下,随便来落实一下,你前久说的修大破沟桥的钱落实了没有,还有你帮包老德办的残疾证办了没有。富富说:“两样都有办妥了,修桥的4万元已拨到乡上去了,残疾证办好,昨天也请人带去了。”小叔说:“办好了就好了。”富富说:“办好了,就不被小叔骂了。”小叔:“骂你们,也是对你负责,这次不骂了,无凭无据的,哪个骂你。”话音刚落,就有人敲富富家的门,富富开门后,进来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提着两包东西,进来就说:“刘科长,你王哥说叫我送几个包子来给你们过端午。”富富说:“嫂子,对不起,害你们麻烦了。”来人说:“你家有客,我就走了。”富富说:“没得事,这个是我大哥,这个是我小叔”,来人打了一个招呼就走了。

  富富送人转来还未坐下,小叔就说“毛富富,我看你才是包子,我家送东西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收了。”富富说:“没有事”。小叔说:“没得事,送礼都是有目的用意的。”富富说:“不是哪个送都有目的,我和他家经常来往的,小叔,你不是常说,我们国家是礼义之帮嘛,这叫礼尚往来。”说小叔一急,习惯地拍了一下茶几说:“一个女的送礼来,你一句拒绝的话都不说就收下,还礼尚往来,简直是胡扯。”富富一时找不出确切的话说,随口就说:“人家送来,我敢不收吗,你知道她是谁,她是王副的夫人。”富富话还没说完,小叔就来劲了,站起来手一指就说:“今天本来不说你了,看起来今天还非教育你不可了。领导的媳妇、领导的媳妇又咋个,不该收的皇帝送的都不收。‘四清’时工作队的和同志就教育过我,给我讲包公拒礼的故事,今天,我讲给你听,也让你长点见识,当年包公——包文正60大寿,仁宗皇帝派人送礼来给包公祝寿,咋个说包公都不收,来人就说,‘德高望重一品卿,日夜操劳似魏征,今日皇上把礼送,拒礼门外礼不通’。包公就说:‘铁面无私丹心通,做最怕叨念功,操劳本是分类事,拒礼为开廉洁风’。”小叔讲到此,我忙插嘴说:小叔,坐下说,你讲这故事,我都听过好多遍,讲点其它的。”小叔坐下,好象松了口气,就把话转向我说:大林呀,你是搞纪检的,为什么要搞纪检呢,就是搞廉洁建设嘛,国有国法,党有党纪,这些要靠大家自觉遵守,你们在上面工作,下面的同志看着你的呀,你们上面的人最重要,人都会上行下效,你们上面的风气正了、好了,才是促进上面的良好风气。”随后又把话转向富富说:“毛富呀,我不是想说你,我怕你犯错误,我是你的小叔,我二哥又没有在世了,我不说还有哪个说你,人这一辈子,做事要对得起人,就拿我来说,我现在参加老年协会一是找一个乐趣,二是帮大家办点事,我当义务调解员,是尽个职责,我总觉得共产党给我家恩水太深,好处太多,就拿我来说,祖祖辈辈我是第一个读书的,第一个当大队干部的。你更特别,你爹五四年去当兵,你岳父就是你爹的连长,后来,你当到排长就转业,你岳父团级干部转业,人家一辈子关心你,你这一辈子应该实实在在的做事,才对得起他们。我在团转大小当过领导,教育过人,现在不为大家办点事,不就整成说一套,做一套了吗,如果是这样人家会骂我们的祖宗的,我用行动来向全村人家证明,小叔没有说谎话。别的我不图什么。”小叔说着就停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说“不说了,小叔的话听不听由你们了。’富富我们敢忙说:“听的、听的,我们知道

  叔叔是为我们好。”一时大家就相对无言,最后还是小叔先进口说:“我要回香香家去了。”富富我俩咋么说,小叔都要转香香家去,富富就开车送小叔去。

  街头上也没有多少人行走,我顺着昭阳大道前行,一路上总想不出来小叔是什么小说中的典型人物。不过我相信自己的判断能力,小叔是一个优秀共产党员。